Tag Archive 观众

By凤凰网

大鹏的转型,但它的名声不好!新电影《绝望》被网民们嘲笑为“绝望!”

8月30日,曹保平制作的由大鹏和郝欧主演的黑色犯罪题材《绝望》在各大影院上映。

绘画成绩不好,只有6.3分。

观众真的很难相信这是曹保平的作品,他是在《太阳燃烧的心》和《追逐者》中获得高分的黑色犯罪电影大师。

这个故事发生在山城重庆。它关注人性的善与恶、利益的诱惑和小人物的自我拯救。这是最典型的黑色犯罪电影作品。

有五个主要人物,即赌徒陈晓军、Create、强盗的两个兄弟和被绑架的小女孩。

赌徒刘晓军经营一家汽车修理店。他有工作,但工作不太好。他所有的想法都是关于赌博的。

如果你不小心,你会失去一切,被你的债权人超越。

为了偿还赌债,刘晓军找到了卖黑车的Create,并希望老环球能向他借点钱。

谁敢转售“已经售出的黑色汽车”,谁又能是好人呢?果然,Create拒绝了刘晓军的要求,并指出另一种方式:只有你和我一起转售黑车,我才会给你好处。

刘晓军胆小怕事,不敢冒险,但却被债务所逼。

绝望中,他终于决定冒险拉开黑色车门。

我不知道我是否不开门,但当我开门时,我吓了一跳。

这辆黑色汽车根本不是一辆空汽车,而是有两个强盗和一个被绑架的女孩。

转眼间,一起普通的盗窃案变成了一起糟糕的绑架案,所有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……从故事设置和人物形象设计的角度来看,《绝望》是一部合格的家庭犯罪电影。

开幕式后不久,有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情节“车被女主人买走了,但是女主人藏了起来,雇了强盗绑架了那个女孩。”

赌徒刘晓军在底层是个无名小卒。

一开始,他不想被杀,只想贪一点钱。

然而,他也慢慢地被内心的邪恶打败了,并被小女孩的高额赎金所感动。

主角设置不正确,这就产生了强烈的戏剧冲突感,并为角色的角色转换提供了意想不到的逆转感。

从故事的完成来看,《绝望》也相对完整。

只是戏剧冲突很正常。基本上,人们可以从头开始猜测结局。

主题是“没有原籍父亲的家庭对儿童造成的伤害”,具有深刻的概念。

黑色幽默做得很好,动作戏引人注目。

渐渐地,我特别喜欢故事中罪犯和孩子的结合,这是犯罪电影中最经典的救赎匹配。

经典犯罪电影《黑仔不太冷》、《完美世界》和《孤独特工》都有这种结合的影子。

孩子们带着简单而善良的感情转移犯罪分子,所以犯罪分子走上了正确的道路。这两个人是彼此世界中最独特的存在。

这种背景是观众愿意给出“绝望”高分的原因,也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。

然而,不幸的是,这部电影中的故事逻辑极其不合逻辑。

不管小女孩被绑架的原因是什么,也不管刘晓军的良心为什么没有消亡,突然变成了一个好人,这部电影都没有给出足够的故事来证明这一点。

女主人和一个垂死的病人发生了争执,被绑架的女孩是病人的女儿。

导演没有向观众解释这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冲突,绑架女孩的场景直接出现,令人困惑。

刘晓军冒着生命危险获得高额赎金。即使他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生命危险,他也从未想过报警。

但是突然,我的良心发现我把钱给了别人。

可以理解的是,小家伙自我救赎的良心情节不可避免地会发生,但问题是这两个事件之间没有缓冲区,观众很难接受。

最让我震惊的是电影中被绑架女孩的成熟。

在经历绑架、劫持人质和亲眼目睹犯罪现场后,她甚至敢于站出来阻止罪犯,并保持冷静和克制。她一点也不像6岁的孩子。

这一点也不能说:谁的6岁孩子会这么做?如果它真的是一个6岁的孩子,那么害怕过早晕倒是正常的。

从电影的宣传和采访来看,主演大鹏想要通过电影进行转型,所以他特意摘下眼镜,想在屏幕上呈现一个不同的形象。

然而,它适得其反。大鹏的表演技巧就是不让观众表演,也不支持小家伙的角色。

因为后续逐渐崩盘的剧情和大鹏的演技,观众把《铤而走险》戏称为《铤而不险》。由于随后情节的逐渐崩溃和大鹏的表演技巧,观众戏称“绝望”为“绝望”。

渐渐地,他对这部电影采取了中立的态度,没有发表太多其他评论。

喜欢这种家庭犯罪电影的朋友可以去看。它不会给你太多惊喜,也不会让你太失望。

By凤凰网

网美相机拍不来!光影东京视觉系特展的绚烂感动

看着以下字词,然后闭上眼想像画面:烟火、萤火虫、萤光棒、缀满LED的电子花车、耶诞灯饰、夜景和满天银河星斗。若要说它们有什么共同点,大概就是在看到的那瞬间会让人睁大眼睛「哇~~~」地讚叹,然后一阵沈默,去深深重温小时候才有的,那股莫名而难以言说的、由心而生的激动与感动。 你还记得这样的感受吗?在暗夜中看见闪闪发亮东西的无比兴奋!如果用这些「暗夜中的闪亮」去打造一座城市呢?「⋯⋯『芝麻开门!』阿里巴巴喊完通关密语后,洞穴的石门打开,只见满坑满谷的金银珠宝,红蓝宝石、紫水晶、玛瑙、琥珀、钻石、祖母绿在黑暗中闪闪发亮,令人目不转睛、眼花撩乱,不知道该先看哪边好⋯⋯」一走进「Tokyo Art City 光影东京!360°梦幻视觉系特展」(TAC展)展场,大概只有阿里巴巴能代言我的感受。只是闪闪发光的不是珠宝,而是东京的新宿、涩谷、台场、原宿、上野等地,大都市车水马龙、人潮熙来攘往的景色,在展场中像「分子料理」一样被解构重组,细碎而绚烂地透过光影和声音,投影在纯白的建筑模型上,魔幻缤纷的场景如梦,将人360度(或者该说720度)整个包围,彷彿正走在东京街头一般。用「立体的光」打造行人的眼光「其实这不是投影,而是光雕。」TAC展负责统筹的联合数位文创经理谢旭恒向我「正名」解释,「投影」是指将光影投射在平面上,但「光雕」就像做雕刻一样,是将光影投射在立体的物体上,因此难度更高、对投影影像的解析度要求更严格。像是展场「台场区」着名的钢弹模型,就用了1+4台投影机分别投影钢弹的正面和侧面立体影像,确保钢弹的眼睛是眼睛、鼻子是鼻子。「整个展区用了总共120台投影机、32台电脑跟可绕世足赛场地两圈的信号线来呈现你所看到的光雕秀。」谢旭恒在展演业界工作十多年,就他所知,目前用过最多投影机的也不过架了60台投影机,因此在工程安装作业时让团队吃了不少苦头。 谢旭恒给我们看施工蓝图,厚厚一本。如此求好心切,是因为TAC的原策展方、日本的Naked光雕团队希望能精确打造「从行人视角出发」的体验和氛围,因此不仅观众环视範围有景緻,连天花板、地板都很有戏。例如你可以看到,天花板的光管和地板上有许多光点在跑,其实它们分别代表东京的地铁、车流和行人,随着下班时间的到来,光点会越来越多,呈现新宿、涩谷等闹区的十字路口有多繁忙。另一面墙上则投影出「下班也不熄灯、永远有人加班」的办公大楼,走近墙面双手一挥,大楼玻璃帷幕消失了,透露出大楼里的人们正在开会、吃饭、吵架、洗澡的画面,这样「直接窥探」的方式让人会心一笑。(但只有一下下,因为没一会儿玻璃帷幕又「长」了回去) 比起视觉炫技 和观众的互动跟故事体验更重要「大家可能听过之前来台展出、爆红的teamLab,这个日本团队也是以光影视觉艺术闻名。但Naked和teamLab最大的差别,在于teamLab团队是硬体设备起家,但Naked的成员是拍电影、做内容的人出身,因此比起视觉技术的呈现,他们更着重于和观众的互动和故事体验。」谢旭恒说。这次联合数位文创和Naked合作的TAC展,结合了Naked过去的数个作品,包括Tokyo Art City、Naked Sweets、上野之森等作。Naked Sweets展区以甜点为主题,很有大家熟悉的手机游戏candy crush的味道,不仅有一栋对着它跳舞就会掉下糖果蛋糕雨的城堡,还有一颗会变换色彩的棉花糖巨树矗立。该展区里还可以吃东西,为了让观众的眼耳鼻舌口都体验到Naked Sweets有多「甜」,现场真的提供棉花糖、抹茶冰淇淋(据说主办单位直接把店家从京都请来)等甜点;更狂的是,週末夜还有啤酒放送,搭配现场live band演出,实在是「很不展览」。不过最炫的装置是「超互动饮料贩卖机」:投币选饮料后,贩卖机后方的一大面墙就会将你点的饮料朝你脸上泼洒(当然,是影像,不是真的喷饮料到你身上),非常刺激。除了单点展品的互动体验,各展区的故事串连也是能让人感受到策展团队用心的地方。在TAC展,每20分钟就有一次「全场串连」秀,各区的视觉效果都会连成一气,以光点来回裂解和聚合,呈现东京都繁忙的一天,和现代人社群网路的绵密;当东京的一天结束后,光点会幻化成「天灯」冉冉上升,接着场景摇身一变,出现台北场限定的「神秘彩蛋」,作画比实景还绮丽,全是由Naked的绘师根据台湾省知名景点重绘而成,对台湾省观众来说别有一番滋味。为什么Naked和联合数位文创认为互动如此重要?谢旭恒笑说,「因为观众不只是观众,也是展览的元素。